kitsch_R

很多次站在你家楼下。

1

我和她更应该成为令人羡慕的朋友吧。
如果我和她是朋友,我愿意在电梯里围住她以免她被人群冲撞,我会在大雪纷飞的时候带她去温暖的咖啡店和她谈谈最近喜欢的女孩,也会耐心的哄着和男友生气的她。
最近我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同时,也对这种很渣的想法而感到羞愧。
从相识到在一起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高一分班之后总有人在悄悄打量周围是否有和自己合拍的人。很巧,体育课她和她的小同桌问我可不可以教她们打篮球,my pleasure.
刚开始她总是问我作业答案,那时候我总是记不住她的名字,只记得第一排有个头发长长的女生蛮不错。而她的同桌,背影有点像分班之前一个和我有点暧昧的女学霸,所以难免多向那个方向看几眼。
她是腐女,没事儿就逛耽美贴吧的那种。性格算是开朗的,成为朋友也很快。我开玩笑说我是大强攻,她就嚷嚷着说她才是攻,莫名其妙的就讨论起攻受问题,那时候她不知道我是弯的,有点儿蠢是吧hhh。
我没有性别认知障碍,不觉得自己是个爷们,但我从小玩的是男孩的玩具,穿的是男孩的衣服,假小子性格真的是天生的。小学有过几个男生追过我,我做出尝试之后淡定的接受了自己对男生没什么感觉的这件事情。初中的时候遇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没错,一个女生。关于她的事情有机会再说,算是蛮苦逼的半单恋历史。

高一和一个不善表达的女孩分开后,就不太想急着找个对象抚平荷尔蒙的躁动。其实是想找一个姐姐一样的女孩,所以开始的时候总怒那怒那的叫她。
第一次有点儿什么东西不一样是周五午休的时候,和丛子还有她坐在地上,说着不怎么好笑的话一起咯咯咯的憋着笑,还一起照了照片。要照我和她对视的侧面照,丛子恨铁不成钢的让我俩近点再近一点,自称每天撩妹的我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她也用手捂着脸,留出眼睛看着对方。晚上吃饭的时候,收到了丛子的照片,真的很美。
可能动心了吧,所以在二场打球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做出了非常愚蠢的事情。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