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sch_R

很多次站在你家楼下。

2

应该是去年三月末吧,我答应了陪几个参加投篮比赛的女生练习篮球,在二场,她是后来的,和她一个个子矮矮的女性朋友一起。
东北的春天还是有些冷的,但那天的天气出奇的好,我和刘晨都脱了厚外套穿着半袖打球,还反戴棒球帽,可能是有点儿嘚瑟。她同桌,就叫栗子吧,有点嫌弃的说我像浪荡在篮球场的小混混。
她磨磨蹭蹭的来了,搭着我的肩膀说,诶呦弟弟今天很帅啊,就是有点受。excuse me?这我可不能忍,信不信我强吻你?她直接把不信两个大字写在了脸上。
我开玩笑说,要不你录下来,发快手上,一分攻受啊~ 结果她特别倔的把手机拿过来了,让她朋友帮着录。骑虎难下就是我这样的,不能不做点什么吧,当时的想法是反正亲了也不是我被占便宜了。的确,很不负责任的想法,上高中之后我整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都出了问题,随随便便在一起然后分开,分手后想的都是初恋,我都恶心自己。
所以我就把她推在球场四周的铁丝网上,用壁咚的姿势亲了下去,蜻蜓点水的那种。她愣了两秒,就追着我从篮球场跑到了排球场,打了我几下,一点都不疼的那种。

之前提过的女学霸纾昂在一班,理科火箭班,我原来也在一班,分班的时候选择了文科去了六班,文科一快。分班那天没有提前通知,大家都很茫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新班级,临走前她送给我一瓶她自己折的星星,我很感动。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刚上高中时所在的那个班级是最温暖的,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们都还带着初中的纯真和满腔热血,我们都是有梦想有希望的毛头小子,我们都是一家人。
不会那么多的交友技巧,和陌生的同学说的第一句话还那么羞涩。
军训第一天,尧尧陪我去商店买水,她站在楼梯对我伸出手:“你好,我叫张尧,一个t。”后来她成了我的同桌,我们一起和教官玩诚实勇敢然后让他和隔壁班教官搞基,我们一起起哄让班主任唱歌,我接到过凌晨两点她打来的电话,她也曾把差点闷死在雪地里的我拉起,我们关系好到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早就认识。
我是如此怀念,怀念同桌是尧尧时可以不要形象肆无忌惮损她蹂躏她,中午和同桌跑去打篮球,或者不顾校规跑出去吃披萨。怀念纾昂的不善表达,只是每天给我出一道数学题,让我拿去做,她批改,做得好有糖吃,我甘愿接受这样幼稚纯真的感情。

晚上的时候她把视频发给我了,用美拍做的,两个版本,我承认我是有点心动的。我和她看上去像是一对打闹的情侣,有点甜蜜的那种。

愚人节的那天我和好多人说了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她刚开始说不要开玩笑了,又说好啊在一起吧什么的,还发了说说。我有点慌,但也没当成一回事,反正愚人节嘛,开玩笑而已,反正她也喜欢开玩笑。
从那之后我和她的关系真的开始变质,她提到有关的话题时我都会打马虎眼,我那时候一门心思想去浪根本不想处对象。
有个在网上认识的学姐对我表白了,以前听她说过自己的伤痛,也客气的给过安慰。她说,要不要和她在一起试试。我拒绝了,我有点害怕网恋。
那晚正好和她比较严肃的说到了两人的关系,她说又有朋友看出来她处对象了,怎么眼神都这么好使啊什么的。我说,你处对象了?谁啊?她说,当然是你啊。
我很心虚。
我们两个好像没有在一起啊,怒那。
她十多分钟没有说话,然后告诉我她哭了,又问了很多问题什么的,聊了很长时间,说明早来我家叫我起床。
明天以后我欠了她一辈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