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sch_R

很多次站在你家楼下。

致初恋——

曾经有过一段让很多人羡慕的友情。
我是转校生,她是我同桌。

她自来熟,小话唠,还爱笑,改变了我很多。

晚自习休息的时候我跑出去,忽然下暴雨,是她拿着把没有撑开的伞急忙跑来找我。她从教学楼门口出现的那刻冻得哆哆嗦嗦的我,真的感觉到了温暖。

她是住宿生,总忘记带感冒药什么的,生病的时候担心她感冒加重,跑出去买药。肯定会有人觉得,这屁大点事啊,但这是我第一次学会照顾一个人,我以前安安静静的,很少和同学打交道的。

我和同学起了争执,对方正巧是和她关系不错的男生,她没问太多就选择维护我。

她和男票吵架分手,上课的时候就眼泪汪汪的,一节数学课我写满了两篇大笔记安慰她。

我不喜欢在社交软件聊天或者用手机打电话打个没完,可后来我会拿着手机不放等她回我消息,会在吃饭的时候跑出去接她电话陪她聊一两个小时。

体育课测试八百米,她跑第一,我跑第二,每次都是,其实我是觉得她跑步的时候头发跳来跳去的样子很可爱。

她说不太喜欢谁,我就疏远谁。

她说体育课陪她吧,别打球了,我就一年没摸篮球。

她说她不喜欢留鬓角的男生,我就把鬓角剃得干干净净。

她说她想好好学习,我就扔下小说给她讲题。

她说她喜欢我的字,我就手把手教她练字。

她说她前任总来骚扰她,我就站在她身前,尽管她前任和我认识七年。

她胃不好,还是个可爱的吃货,每次开始吃饭我都自觉的把不适合她吃的挑到自己碗里,然后把她喜欢的扔给她。

她有点儿冲动,很多时候在班级生气直接就让我很难堪,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秋天语文课,我闹着玩掸了点水在她身上,她特别生气,我想,来姨妈脾气大可以理解。
我急忙哄她,她又提起隔壁班给我传情书的女生,各种质问我,语文老师一直在看这边,我扯她衣角继续哄她。
她咬着嘴说,把情书拿出来给她这事就算过去。我没同意。
她直接把桌子椅子都往过道挪动,超大声音的那种。
几乎全班都看过来,我直接倒了半瓶水在身上,从头往下。
她瞪了我几秒,就拿纸给我擦水。


她是留守儿童,只有姥姥照顾她,还不在本市,所以她有很多坏习惯,比如自残。
她对自己特别狠,无论怎么劝都没有用,并且上课的时候我还总是发现不了。
老班的课,正讲数学卷子最后两道大题,一个喜欢她的男生就用纸团扔我,告诉我她自残呢,让我拦着点。
我一转头,又发现她眼睛红红的,肯定又是什么感情问题。
白净的小臂上已经有两道血痕,无论怎么说这样很幼稚不成熟很傻逼都拦不住她,把镜子碎片抢下来还有圆规,圆规之后还有各种笔,三角板都可以当凶器,我太了解她了。“松手。”我握着她另一只胳膊,她看了我一眼“不可能。”
“好。”我就直接拿起圆规往自己胳膊上狠狠扎了一下。
她急忙抢下我手中的圆规。
“你再伤害自己一次,我就用双倍来伤害我自己。”
她明显不信,握着碎片的手又向着胳膊移动。
我就用细头的碳素笔照着自己手腕来了一下,这次很有说服力,她从此几乎不在我面前自残,我的手腕上也留下了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掉的黑色印记。


我说我喜欢你,超越友情的那种。
她没有说话。
我们牵手拥抱接吻,但她说从未和我在一起。

她和他在一起之后说,她喜欢男人。

暧昧被点明道破的时候,会留下很多尴尬,但我还是选择继续喜欢她。

中考后我去了重点高中,她留在了私立高中。

她男票说她脾气大,她就特别横的说是我惯得,她的很多朋友都知道有一个叫王染的对她百依百顺,还惯出来了她的暴脾气。

她和很多人分分合合,闺蜜对她说,你不能按王染的标准来要求他们。

我很想守护着她从始至终,但她渐渐开始不再和我无话不谈,我们的交集从有到无。我想做些什么来阻止现状,可是最后只是发现了自己的无力。

高一上学期期末,我和她男票约架。那小子家长找来我们学校,各种作,各种污蔑,政教处的劈头盖脸给我一顿骂,真的挺难听的,学校差点给我记过,我家里找了关系才解决问题。
她已经变了吧,为了一个在一起不到二十天的人,我难以接受她说她不管了。在车里哭了好久,有记忆以来最惨的一次,我爱她,但毕竟我也是个姑娘,我也会敏感脆弱,难以一直坚强。

删掉好友,不再联系。

和几个女孩在一起,然后分开,直到遇到现任。

她朋友联系我,虽然我并不认识那位朋友,她说她为了我去参加市里八百米跑赛,回学校之后也没有吃饭,就哭了好久。
“为什么说是为了我?”
“她以为你也会去参加,一边跑一边鼻涕眼泪都出来了,差点没跑下来。”
东北的初春依旧寒风凛冽,这傻缺怎么还是不能对自己好点呢,没吃晚饭肯定会胃痛,说不定还会感冒发烧。
但是这不关我的事,当初都决定了各走各的路。
“我作为她朋友,真的希望你能给她打个电话,她很想你。”
“不关我事,但你照顾好她。”
“……别让她知道我跟你说过这些。”
“嗯。”

不知道靠在椅子上发呆多久,熟悉又陌生的铃声忽然响起:一闪一闪亮晶晶,留下岁月的痕迹,我的世界的中心,依然还是你……
那一瞬间直接泪目,是她的专属电话铃声。
“喂。”我努力忍住沙哑的声音。
“……”
“……”
“我没想到你会接。”



我和她算是恢复了联系,只是不冷不热而已,一年相见的次数数的过来。我有了女朋友,她也有很多任男朋友。
总觉得有了身边人就可以放下她,就能够轻描淡写的谈谈过去那段经历,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很想她。

我不知道我爱着谁,但我知道我很思念她。并没有多么浓烈,也不会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但这种感觉与日俱增。
可能是因为从不曾真正得到过,所以才会那么难忘,你看,我多像个幼稚的小孩。
对现任感觉很抱歉,我是喜欢她的,她符合我的全部要求,身材性感自带卖萌属性,能照顾人也能粘人,会跳舞唱歌弹钢琴,对我温柔对别人汉子。她真的很好,可我还是贱到不行的想念那个在外温柔少女对我凶巴巴的同桌,想念午休时她安静恬美的睡颜,想念排练舞蹈时略僵硬的身体,想念嫌弃的看着我的大眼睛。


那时我有多爱你。




评论(3)

热度(14)